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849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3677|回复: 0
收起左侧

[时事] 战乱十年,叙利亚人舔舐伤口期待“春天”早日到来

[复制链接]

3607

主题

4077

帖子

19万

积分

发表于 2021-3-15 09: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环球时报作者:薛丹 李潇 姜铁英
2021-03-15 06:47


【环球时报驻叙利亚特派记者 薛丹 环球时报记者 李潇 姜铁英】10年前的3月15日,叙利亚危机全面爆发。谁也不会想到,十年动荡,叙各派势力盘根错节,纷争不断,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也大行其道,让昔日被誉为“人间天堂”的叙利亚一度沦为“世间炼狱”,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让这个中东国家的一半人口流离失所。除了内战,大国和地区国家之间难以平衡的结构性利益冲突还让叙利亚国内危机最终演变为21世纪最为惨烈的“混合战争”。如今,十年过去了,叙利亚人在苦难中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想要早日走出困境。叙利亚恢复和平稳定阻力重重,巴沙尔政权依然面对着收复失地和国家重建的巨大考验。拜登政府近日向外界释放的“美国回归”信号和对叙空袭行动,也让国际社会看到,叙和平进程很可能再次遭到阻挠。尽管如此,《环球时报》记者近日的调查显示,叙利亚民众仍在期待“真正的春天”早日到来。


“抱歉,燃料短缺,烧开水成了问题”


2021年1月14日晚,《环球时报》记者薛丹到达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开始常驻生活。此后一个多月,大马士革给他的整体感觉是平静,但2月下旬美军对叙境内的设施发动空袭以及叙防空系统拦截以色列导弹,让薛丹意识到,在这里的记者依然还是“战地记者”。


除了安全风险外,大部分叙利亚人还要面对通货膨胀、货币贬值、能源紧张、物资匮乏等问题带来的影响。叙利亚《祖国报》近日盘点说:十年的动荡和战乱导致叙农业、工业均遭受重创,经济损失上万亿美元,150多万户房屋和数不清的建筑被毁;总人口从战前的2450多万降到1700多万,战乱造成超过30万人死亡,100多万人受伤,约1100万叙利亚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670万叙利亚难民流散到43个国家……世界粮食计划署2021年2月警告称,过去一年间叙利亚基本物品价格上涨236%。要知道相较其他中东国家,叙利亚以往的农业基础一直不错,该国小麦作物在危机前尚可自给自足,部分甚至还可出口至其他国家,现如今多数人需要靠国际组织的援助来填饱肚子。


46岁的家庭主妇萨菲娅是3个孩子的母亲,一家人的经济来源只有丈夫打工的那点收入。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1年1美元兑换45叙镑,现在黑市上能兑换约4000叙镑。10年前1公斤面粉15叙镑、一只烤鸡110叙镑,现在分别要1500叙镑和1.6万叙镑。就连享受国家补贴的主食大饼10年间价格也涨了10倍多。”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3月初表示,叙利亚当前正处于战乱破坏、经济衰退、物资短缺、新冠肺炎疫情和国际制裁等因素所造成的恶性循环之中,当前有近3/4的叙利亚人需要各类援助。西方国家制裁阻碍了叙进口医疗用品和药物或获得相关援助,而缺乏燃料也意味着救护车无法正常工作,电力供应不稳甚至影响到疫苗储存。


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在大马士革,有时候给汽车加油要排队等三四个小时。从2013年开始,大马士革采取分时段分片区的限电措施。直到现在,市区每数个小时就会停电一次。因此,充电电瓶和蜡烛都成为记者常备之物。在市区的咖啡馆,记者甚至还看到服务员端着咖啡,向客人道歉说:“抱歉啊,咖啡上晚了。最近燃料又紧缺了,炉子烧开水也成了问题。”


位于大马士革西部山区的布鲁丹海拔1500米左右,是叙利亚和中东地区的旅游胜地,夏季消暑,冬季可以赏雪。10年前,看准商机的曼苏尔决定在布鲁丹把自己的餐厅扩建成饭店,他从银行贷款、到中国广州购置了全套家具,甚至修了缆车,但战乱让他的投资全都泡了汤。曼苏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希望战乱早日结束,他的生活和生意能一天天好起来。在布鲁丹一家饭店工作的海达尔说,这十年间,他失去多位亲人,这让他内心十分痛苦。现在海达尔的月工资约20美元,而战乱前每个月能挣到800美元。能多赚点钱,成了他最大的奢望。


一些中东国家媒体也为叙利亚“失去的十年”感到痛心。《约旦时报》的评论文章说,相比于肉眼可见的破坏与损失,更大的悲剧在于,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一代叙利亚年轻人,他们几乎都快忘记了和平、正常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这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


《黎巴嫩新闻报》近日刊文评论称,过去十年间,人们目睹叙利亚这个“曾经稳定和富庶的国度”因战乱而变得贫穷、动荡,而叙利亚人民也在这期间遭受着巨大的损失和伤痛。文章还写道:“叙利亚的悲剧,本质上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长久以来祸乱中东的政策和行为密不可分,他们打着推行‘西式民主’‘倡导自由’等虚伪口号,挑拨叙利亚不同阶层、教派和势力间的关系,扶植各类武装组织和分裂势力,有时在幕后利用‘代理人’推动局势演变,有时干脆跳到台前直接进行武装干涉,从而达到其掠夺资源、操纵地缘政治等目的。”


巴沙尔靠什么挺过十年


新华社瞭望智库研究院副院长姜铁英2012年和2013年曾任驻叙利亚记者,此后一直关注当地的局势。姜铁英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那两年随着外部势力公开介入叙利亚危机,叙国内状况每况愈下,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力量针对叙利亚政府军事、安全与情报等强力部门的爆炸袭击日益增多,他曾在住所居高临下看到过反对派与政府军激烈交火,看到过满身鲜血的死难者遗体被转移的惨烈景象。


在姜铁英看来,已持续十年的叙利亚危机大致经历四个主要阶段:一是叙内战持续加剧期(2011年3月至2014年6月),叙政府领导的武装力量与西方及海湾国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全境激烈拼杀,叙利亚国内危机逐步“国际化”并转为“代理人战争”。二是乘虚而入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逐渐扩张期(2014年6月至2015年9月), 随之而来的是美国以打击“伊斯兰国”的名义公开军事介入叙利亚危机。三是俄罗斯强势出兵叙利亚,介入地区局势(2015年9月至2017年12月),叙政权转危为安。四是叙政府军逐步收复失地谋求重建(2018年至今),在俄罗斯、伊朗等国的支持下,叙政府军乘胜追击掌握七成多的国土控制权,同时努力恢复国内秩序谋求国家重建。


回望这10年,起初有限的叙国内政治危机为何演变成冷战后罕见的大规模地区性“混合战争”?姜铁英认为,这是叙国内外尖锐矛盾与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相互碰撞的必然结果。从内部来看,危机爆发前,巴沙尔政权推行的改革举措未能达到预期效果。从外部来看,危机爆发后,美国和西方对叙进行长期经济制裁,大国和地区国家在这里你争我夺。内外交困之下,叙失业攀升、腐败加剧、族群对立等矛盾突出。由于缺乏现代化、科学化的社会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叙当局难以解决矛盾,化解社会风险。


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能挺过来实属不易,这背后有阿盟的斡旋,有联合国推动的各派和谈,有俄罗斯的军事介入,有叙利亚反对派的四分五裂,甚至“伊斯兰国”的肆虐也让美国意识到其自身在中东的利益受到更大威胁,而为了获得叙情报机构的支持,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甚至表示,“我们不得不与叙政府展开谈判”。2018年3月,美国《外交》杂志双月刊网站一篇谈论“美国对叙利亚遏制战略”的文章称,美在叙的利益在于确定战场收益后离开这个“冲突的泥潭”。文章还承认,在叙利亚危机中,俄罗斯占了上风,而美国实现了击败“伊斯兰国” 的主要目标。


主人离家,因为怕打扰“客人”


有大马士革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我们(叙利亚人民)不离开自己的国家,会打扰到各国在那里的争斗。”这是因为美国、土耳其和俄罗斯在叙都有自己的势力,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支持的民兵也在那里参加战斗。


叙利亚政治分析人士艾卜·奥马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过去十年间的情况已充分说明,叙利亚问题狭义上是叙自身在发展与改革之路上面临的危机;在广义上,则是将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以色列和海湾国家等各方势力牵扯在一起的地缘政治博弈。他分析说,美国总统拜登就职以来,美国政府已逐渐展现出用叙问题向伊朗施压,以安抚地区盟友的态势;叙北部与土耳其相关的一系列矛盾纠葛和现实纷争,在2021年内也亟待现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此外,联合国框架内的各个多边协调机制和平台,在2021年里也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和挑战,“尤其是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仍十分巨大的时间段里,国际社会继续保持对叙利亚问题的关注与协调,将变得十分关键和重要”。除物资援助和经济重建外,叙利亚问题相关各方应克服当前种种困难,弥合分歧,尽快商讨出全面、妥善、渐进和具有可操作性的综合解决方案。


历经10年动荡,叙利亚如今是否会因巴沙尔政权重新控制大部分领土而迎来和平与重建的曙光?在姜铁英看来,叙实现重建需要以安全重建为前提、以政治重建为基础、以经济重建为目标。目前来看,这三方面要素都还不太成熟。2月底至3月初,美国和以色列先后对叙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实施空中打击,再次说明叙安全形势的脆弱性。


当前主导叙利亚政治重建的国际多边政治磋商机制包括强调“维护叙利亚主权、独立、统一与领土完整,由叙利亚人民主导该国政治进程与国家未来”的“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会谈”等,但由于美俄等大国在“巴沙尔去留”“叙各政治力量利益分配”“叙国家未来构架与民族和解进程”等关乎各自利益的核心问题上存在着根本性分歧,叙政治重建在较长时间内将难以找到可实施落地的解决办法。


姜铁英认为,相比安全、政治重建,叙利亚经济重建难度更是超乎想象。2019年以来,叙政府先后公布数十个重建规划方案,但所需的巨额资金难以筹措以及大型基建项目竞标、国际招商引资等工作进展缓慢。2020年6月生效的美国《凯撒叙利亚平民保护法》对叙经济重建简直是釜底抽薪,该法案以“侵犯叙平民”为由,连带对俄罗斯、伊朗支持叙国防、能源、基础设施的机构予以经济制裁,其他国家投资机构也面临被牵连风险。


尽管叙利亚“真正的春天”还没有到来,但叙利亚民众对国家逐步恢复秩序之后的发展前景仍保持乐观。姜铁英这几天与几位叙利亚朋友联系,正在研修英语文学的大马士革大学学生法赫米向他感叹:“相比几年前,现在与朋友聚会不用担心被爆炸袭击了,我相信以后会更好!”42岁的叙利亚律师阿扎里坚信,“叙战后重建与国家的‘新生’最终还要靠叙利亚人自己的努力”。2014年逃难到瑞典的叙利亚商人加桑·哈利德坦言,与其他在欧叙利亚难民一样,他的朋友圈子里还是阿拉伯人,“很难让瑞典人在文化与价值观上接受我们这样的外来客”。已拿到欧洲居住许可的加桑·哈利德说:“将来我会带着家人回来投资,因为叙利亚才是我们的家!”  让人欣慰的是,到2020年年底,已有超过219万叙利亚人陆续返回家园。不久前,还有两个工业区恢复运转,吸引了部分从国外返回的叙企业家参与战后重建。在应对疫情方面,包括中国在内的友好国家也纷纷表示向叙利亚提供新冠疫苗援助……在多方的共同努力和推动下,叙利亚正看到越来越多和平的曙光。


在中国新年到来之际,祝全球所有的华人新年快乐!万事大吉!全家幸福!心想事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小时热帖
一周热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ART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