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848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966|回复: 0
收起左侧

[时事] 【深度】气候政策又反转,加剧撕裂美国

[复制链接]

3535

主题

4005

帖子

18万

积分

发表于 2021-1-28 14: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环球时报
2021-01-28 05:28
【环球时报记者 杨征 任彦 青木 王臻 梁燕】编者的话:环境保护和治理污染问题是深度撕裂美国的重要议题之一。美国总统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签署多项行政令推翻前任特朗普的诸多政策,其中就包括重新加入遏制全球变暖的《巴黎协定》、叫停美加之间的“拱心石XL”石油管道建设等。此外,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拜登政府已开始拉拢欧盟国家,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施加外交压力。实际上,与在气候环保问题上绝对“政治正确”的欧盟不同,美国国内不同地区和利益集团的分歧很大,民主与共和两党形成的对立阵营互相牵制,陷入“你签署我退出”的怪圈,特朗普任期内更是采取了近100项在环保政策上“开倒车”的做法。谈到美国的这个乱象,国际知名智库“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格伦·彼得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气候变化是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不应在相互指责中浪费时间。


两党陷入“你签署我退出”的怪圈


美国乔治城大学气候中心执行主任维姬·阿罗约曾表示:“全球变暖是美国国会的一个党派问题,导致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分裂。”《今日美国报》去年的一个民调结果显示:希望减少气候变化对全球影响的民主党人达到86%、而共和党人只有55%;80%的民主党人支持利用政府资金帮助地方应对气候变化,而表示支持的共和党人只有50%;70%的民主党人支持“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全球变暖”,而共和党只有36%的人支持。有分析认为,相比共和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持怀疑态度,民主党倾向于接纳气候变化的科研成果,支持清洁能源推动的经济增长,同时还想维护“全球环保正义”的形象。


《环球时报》驻美国记者近几年参加过多场与气候变化和环保有关的研讨会。“新美国安全中心”是与民主党拜登核心团队有很大关联的一个智库,在该中心的一次活动中,记者看到与会者对全球变暖忧心忡忡,谈到化石燃料时很气愤。而在与共和党关系密切的智库——如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活动中,与会者认为“气候变化是政治谎言”,美国不能因为环保而停止石油、煤炭等能源工业。这些与会者的想法与特朗普如出一辙。2020年9月加州山火肆虐时,特朗普否认气候变化对山火的影响,并表示山火是“森林管理”带来的问题。当时加州自然资源局局长克劳富特敦促特朗普相信科学,承认气候变化及其对森林生态安全的影响。但特朗普回应道:“天气会变凉的,你等着瞧。我不认为科学知道答案。”对这样的言论,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名誉教授莱利·邓拉普表示:“特朗普称气候变化是一场骗局,你会从许多共和党国会议员那里得到类似的信息。最重要的是,这是你从保守媒体得到的信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能源政策专家罗伯特·洛伦斯表示,一些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和媒体人也宣称,气候变化问题只是民主党人为扩张联邦政府监管权力而挖的“陷阱”。此外,他们还认为那些宣扬气候变化的科学家有煽动公众恐慌的嫌疑,其目的是为了筹集更多的研究经费。


美国媒体回顾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开始环境立法治理污染时,两党之间的分歧并不明显。1970年,共和党总统尼克松创建了环境保护局,并签署了许多基础性法律。《西雅图时报》称,两党曾经在环保问题上保持一致。1990年,共和党总统老布什签署过与清洁能源法有关的重大修正案,1992年签署《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时也顺利通过国会审议。但此后,随着利益集团的渗入、政党斗争的加剧,环境问题也成为分裂美国的一个焦点,甚至是选举的“决胜点”。共和党为何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转向反环保?《西雅图邮报》给出的答案是“政治归咎于金钱”,污染者源源不断的资金助长了各个层面的反环保运动。以煤矿开采为例,根据美国无党派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的数据,在上世纪90年代初,该行业支持共和党的比例开始高过对民主党的支持。


比利时弗拉芒语版《今日中国》杂志社总编辑丽娜·登格鲁丹伊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一定要确定哪个国家对全球变暖负有更大责任的话,那一定是美国。”据介绍,布鲁金斯学会最新研究显示,特朗普的一系列与气候环保有关的新政导致其任内美国气温升高,其中2019年是过去10年来气温最高的一年。 “作为一个全球超级大国,美国应直面自己的历史和现实责任,主动承担起应对气候变化的重任,可是美国不但没有尽到自己的国际责任,反而把气候政策当成党派相互清算的政治工具。”登格鲁丹伊森说,克林顿政府在1998年签署《京都议定书》,小布什政府在2001年正式退出《京都议定书》;奥巴马政府签署《巴黎协定》,特朗普政府则退出该协定,现在拜登政府又决定重新加入该协定。她无奈地表示:“无论是加入还是退出,只要能当选总统就可以,至于其他严重后果和负面评价则不是很重要。”


美国页岩气开采的“热潮与厄运”


美国两党在气候环保问题上的分歧,经常导致重大能源基建项目朝令夕改。拜登在上台首日叫停美加之间的“拱心石XL”石油管道建设后,反对者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抗议,称此举将导致1.1万工人失业,工资损失超过20亿美元。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则指责称,拜登的行政令会迫使石油公司花更多钱用亿万富翁巴菲特投资的铁路运送石油,而后者是民主党的选举金主,“这不是环境政策的改变,而是对民主党金主的回报”。


“拱心石XL”输油管道项目全长约2700公里,因建设过程中发生过严重泄漏而遭到美国环保团体、农牧业组织的强烈反对。2011年11月6日,有1.2万名环保志愿者到白宫抗议。2015年2月24日,时任总统奥巴马否决了美国国会通过的批准建设美加“拱心石XL”输油管道的法案。2017年1月,特朗普在入主白宫后仅3天就签署行政令,重启该项目。


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政府废除环境保护法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开发化石燃料。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协定》的常用说辞是,“到2025年美国将失去270万个就业机会”。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战略研究与预测研究所副所长费利德曼认为,这离不开美国工业界的游说。作为大型企业的所有者。美国石油和汽车制造商希望退出该协定,因为它限制了美国的工业增长,而特朗普正是这些大型企业利益的代言人。俄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专家巴久克称,特朗普和共和党其他成员一样,主要代表着美国大企业的利益。共和党人是一个大生意党。


英国广播公司称,特朗普承诺将把美国变成一个能源超级大国,他任期内试图扫除一系列反污染法规,从而可以降低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生产成本。他批评前总统奥巴马的环境清洁计划,称之为一场对美国能源业发动的战争。


《纽约时报》曾分析说,民主党人奥巴马曾“押宝”环境问题,他2008年当选、2012年连任总统时得到拉美裔、年轻人以及未婚女性的支持,而这些群体拥护支持气候变化政策的候选人。


但2014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在时隔多年后再度成为参院多数党,其中共和党对奥巴马环保法规发起的猛攻起到关键作用。有共和党资深策略师当时分析说,一旦环境监管问题被放大,就会成为民主党的“软肋”,给共和党提供发起攻击的机会,因为“过度管理明显会扼杀就业”,而且预测2016年的大选民主党也将因环保问题失去一些选票。


2020年的大选同样如此。俄新社1月26日报道说,过去一年,美国页岩油公司的收购和破产浪潮是标志性的,而拜登胜选将让该行业面临“真正的崩溃和厄运”。民主党人认为水力压裂法已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沃伦、桑德斯等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明确主张禁止压裂法,而拜登采取了相对中庸的态度,计划大幅削减页岩油公司的资金,“因为页岩油钻探不适合绿色经济路线”。


尽管如此,去年美国大选前的民调显示,得克萨斯、宾夕法尼亚、俄克拉何马等传统能源比较兴盛的州有不少选民因民主党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反对拜登。有能源公司总裁去年4月就抱怨说:“想一想,这会对我们的经济产生怎样破坏性的影响。设想一下重新陷入能源依赖的感觉。”


“从坏孩子到好榜样”,美离不开中欧


除了叫停美加石油管道项目,拜登还暂停了特朗普政府最近开放的在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油气开发租赁活动。很快,共和党籍阿拉斯加州州长邓利维就抨击了拜登的这个决定。


各国政府和应对气候变化倡导者对美国政府重新加入气候变化合作表示欢迎,但国际舆论对其能否克服国内政治动荡表达了一些疑虑。路透社称,鉴于美国国内的政治分歧、化石燃料企业的反对以及国际伙伴对美国政策转变的担心,重返巴黎气候协定之路并不平坦。美国《自然》杂志称,拜登是否能实现他的气候议程——这是他提出的最激进的议程——还有待观察,让一个两极分化的国家围绕一个激进的气候议程团结起来并不容易。毕竟特朗普政府过去4年里为放宽有关空气、水质到野生动物的各类监管条例而采取了近100项在环保政策上“开倒车”的做法,有的危及已实施了几十年的环保努力。美国环保署前助理署长戈夫曼说:“这些新规定显而易见的作用是削弱污染标准,也就是降低环境保护。随着它们的生效,公众将遭受更多污染、环境破坏以及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但是这些条例还起到别的作用,政府真正想要做的是破坏法律。”


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25日社论称,共和党参议员担心拜登政府为美国设定不切实际的目标,认为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将导致能源成本上升,这也是拜登政策议程可能遭到抵制原因之一。


“欧盟一直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充满敌意。” 俄罗斯科学院安全问题研究中心专家布洛欣认为,拜登兑现重返承诺会受到欧盟的欢迎。1月25日,荷兰主办首届气候适应峰会。美国总统特别代表克里在峰会期间重申美将执行《巴黎协定》和履行减排承诺,并称“我们为能回来感到自豪”。德国《明镜》周刊1月26日以“拜登如何使美国成为气候冠军”为题刊发深度报道说:“在一个繁荣取决于石油和天然气工业的国家,这种转变有多现实?拜登立下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要在未来几年内让美国经历彻底的绿色变革,但在美国这样一个有着太多‘激情的跑车司机’和‘压裂开采页岩气粉丝’的国家,想完成变革并不容易。”文章说,美国平均每个家庭有两辆汽车,美国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几乎是德国人的两倍、印度人的9倍。仅在2019年,就有180多艘装有美国液化气的油轮在欧洲港口停靠。加州大学政治学家戴维·维克多怀疑,拜登的大部分气候政策在行政机构中的执行方式可能都不尽人意,“至少,美国许多企业都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拜登的气候政策会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但在国内会遭受半数人的反对。他们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德国柏林气候问题学者丹尼斯·维尔斯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最近几天就听到美国朋友相关的议论,甚至有学者反对拜登的气候计划,认为这是“乌托邦式”的。有反对者认为,目前美国家庭80%的能源需求是通过传统燃料来满足的,如转变过快,一个四口之家在15年中的总损失将为2万美元。更重要的,美国人还必须改变大大咧咧的消费习惯,这会让美国人的幸福感下降。丹尼斯说,美国内部可能会因气候问题变得更加分裂。


“拜登政府想把美国从一个应对气候问题的坏孩子变为好榜样。”对美国新政府在环保问题上的表现,奥地利《维也纳日报》这样评论。很多国际舆论还不约而同提到中国。如《纽约时报》近日刊文称:“拜登想要成为‘美国首位气候总统’,就需要中国帮忙……两国都希望在本世纪中叶前后实现本国净零排放经济,也都渴望影响国际气候外交,危险在于,如果美国犹豫不决,无法整顿国内秩序,而中国巩固了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市场地位会怎样?那样的话,美国就会失去从清洁能源经济中造福我们经济和我们工人的机会。”德国《商报》1月25日的文章称,中欧投资协议清楚表明欧盟希望在对华政策上走自己的路。在环保问题上,欧盟也希望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加入与中国对抗的阵营。










在中国新年到来之际,祝全球所有的华人新年快乐!万事大吉!全家幸福!心想事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小时热帖
一周热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ART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