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总共843条微博

动态微博

查看: 2324|回复: 0
收起左侧

[时事] 权健,疫苗之王:"新闻游侠"能否成为中国媒体管制下的曙光?

[复制链接]

5255

主题

9315

帖子

33万

积分

发表于 2018-12-29 06: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部位于中国天津市的权健集团,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通过虚假宣传和传销,14年间发展出7000家加盟店

今年7月微信公众号“兽楼处”发布一篇爆款文章《疫苗之王》,揭露中国疫苗丑闻, 经5个月发酵后,12月11日,涉事企业收到强制退市告知书,被资本市场判处“极刑”。仅仅14天后,另一个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发布《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曝光总部位于中国天津的权健集团进行虚假宣传和传销,刷屏网络,在2018年末再次掀起舆论风浪。

乐观声音评价,新闻审查严控中国媒体言论环境的大背景下,近年调查记者转行,深度社会报道质量和数量双低,而这两篇文章依稀投下中国新闻的复苏曙光;更有媒体人为这些自媒体调查者冠以“新闻游侠”的头衔。悲观者认为赋予“游侠”桂冠不甚准确,中国新闻管制永远是悬在自媒体调查报道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新闻游侠”的诞生

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的经营者是商业医疗网站“丁香园”。据其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披露,总部于天津的保健品企业权健集团,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通过“虚假宣传”和“传销”,14年间在全中国拥有7000家火疗加盟店,创造200亿元的年销售额。3年前,一位父亲因权健集团人员劝说而中断在医院治疗4岁女儿的癌症,最终导致女儿病情恶化离世。

此文一出,网络哗然,权健立刻发声明要求撤稿,“丁香医生”则再次通过公号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此强势回应,迎来中国网民的广泛赞誉。 分析者认为,背后的“底气”来自丁香园内容制作团队专业化的新闻操作。 “丁香医生”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此文撰写和调查持续约两个月。 写作者都是前调查记者, 他们实地卧底权健销售团队在天津两天一夜的培训,搜集到离世女孩家人和医生的证言;并研究涉及权健火疗、传销和经销商纷争的20多份司法判决书文本。为了保存证据,对所有调查内容做了公证。

《疫苗之王》让“疫苗门”成为震惊中国民众的年度大事件

7月在中国引发对疫苗产业全面质疑的微信爆款文章《疫苗之王》的作者, 笔名“兽爷”的张育群, 亦曾供职以社会新闻见长的中国自由派报纸《南方周末》。在《南方周末》近期的一篇报道中,“兽爷”接受采访时称,政府披露长春长生有一批狂犬疫苗不合格,他回家翻疫苗本发现自己女儿打的就是长春长生的疫苗,等了两天,没有等来媒体有影响力的报道,但他觉得这个题目一定要写,否则事情马上就过去了。

《疫苗之王》一文导致长春长生公司包括高管在内的18人被捕。 12月长春长生公司接到中国官方通知被,强制退出中国股市,成为中国第一个被强制退出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

同样,12月25日,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揭露权健问题的文章经微信平台广泛传播,26日起,天津区和直辖市二级相关部门开始对权健公司进行调查, 并致函丁香医生要求其提供证据协助调查。

两篇出自前调查记者之手的公号文章, 其关注度和影响力远比他们曾在纸媒时代来得更强、更快。

前资深媒体人、上海汇业律师楼律师沈亚川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他向记者表示,传播形态和传播渠道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完全改变了,传统媒体还停留在此前的陈旧传播形态与传播渠道里,自然传播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媒体人张丰热情地撰文评价,将这些“前媒体人”称为新闻的“游侠”,而新闻的“游侠时代”是零散的,不可预期的,但是一旦出现,却又让人惊艳,给人以某种希望。

衰落后的曙光?

之所以会有“曙光”或“游侠”的评价,因为在新闻言论空间的全面萎缩,中国调查记者人员流失,网络媒体生态变化的大背景下,引发中国媒体人“调查报道已死”的悲叹。学者张志安在2011年和2017年两次进行对中国调查记者从业状况深入研究显示,从事深度调查报道的记者人数从334名,降至175名,几近腰斩。

大量的调查记者转行进入互联网公司、学术界、公益机构等。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闾丘露薇向记者称,这是调查记者们的个人选择,不管是写微信公号,还是为商业网站工作,相信有很多原因:职业发展前景,工作环境,收入,面对的压力大小等等。

对公众而言,这种衰落带来的是对公共事件的知情权和批评权缺位的焦虑——矛盾丛生、发展粗放的庞大中国,如果没有调查记者,掩藏在阴暗处“作恶者”将更肆无忌惮,危害将更可能延及每个人。

正因为如此,“新闻游侠”的出现让不少前媒体人和公众欢欣鼓舞。

中国调查记者伴随传统媒体的衰落,仅剩百余人

沈亚川向记者表示,他并不认为这个“新闻游侠”这个概念成立,公众也没必要赋予他们这个概念。

对于“游”字,沈亚川认为,至少丁香医生这种机构自媒体,都是有资本支撑,有团队作战,既尽量依照新闻采写操作规范,也严格依照互联网传播规律来操作。“我理解(文章)是比较严谨的,比如丁香医生关于权健的报道,刊发前就曾请我作为律师和前媒体人把过关,这都是非常规范的操作程序,所以不存在‘游’这个概念。”

对于“侠”字,他认为,报道会有很好的社会效益与公益价值,同时也会收获包括流量和品牌在内的商业回报,用“侠”来称呼并不准确。

“作为一个律师和前媒体人,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自媒体,我只关心一个核心问题:报道是否准确。”

媒体管制:达摩克里斯之剑

这些由前调查记者操刀的自媒体,能否填补传统媒体深度报道的空缺,为中国调查报道展现出新的形态与前景?

前媒体人、律师徐凯向记者表示,新媒体的发展必然会自然成长出专业新闻主义的一个细分领域,无论是否得到来自传统媒体的滋养。

闾丘露薇认为,丁香医生不算自媒体,是公司运营的商业形式,属于丁香园医疗网站。沈亚川则表示,自媒体有很多分类,可分为机构自媒体和个人自媒体,也可分为商业自媒体和纯公益自媒体。丁香医生和兽楼处属于机构自媒体,也属于商业自媒体。

根据中国法律,真正的个人自媒体、机构自媒体,还是没有拿到新闻资质的商业机构,包括商业网站,都没有新闻报道资格

根据中国法律,真正的个人自媒体、机构自媒体,还是没有拿到新闻资质的商业机构,包括商业网站,都没有新闻报道资格。

闾丘露薇就此指出,《疫苗之王》严格来说并非新闻报导,因为没有采访,不过这样监管部门就不能称其违规;丁香医生这篇虽有采访,但也用了论文的写作格式,这都让这篇文章和新闻报导是有所不同的,更倾向非虚构写作。“在我看来,和兽爷那篇一样,都是一种生存之道,和新闻报导之间保持模糊空间。”

“模糊空间”或许正是中国自媒体写作者的生存空间。徐凯提醒,随着主管部门规制意识和管理能力的加强,新媒体在公共议程设置话语权的扩张,其受到的管制必然会加强,相比传统媒体而言,新媒体机构普遍是没有相关资质的,比如大部分机构没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这个可以说是“达摩克利斯之剑”,也可以说是“阿喀琉斯之踵”,将来必然有一些新媒体机构因此而受到严厉的处罚。这个趋势是必然的,也是几乎无解的。

闾丘露薇也认为,无论从官方的道德责任角度、监管角度,还是社会控制角度,未来自媒体被整顿是必然的。“至于监督群众,目前媒体可以做,或者是做了之后被允许看到的。可以理解,但是需要记得和懂得中国媒体的局限性。”

沈亚川则认为,监管部门和公众既没必要也不应该去苛求自媒体的资质的问题,抛开意识形态色彩来说,至少在类似丁香医生这类自媒体,信息是否准确的问题比是否有媒体采编资质的问题要重要得多,而这个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小时热帖
一周热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ART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