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珍珠湾ART 返回首页

KBM的个人空间 http://zzwav.com/?123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如何为有病的人祷告?

已有 225 次阅读2021-9-9 05:27 |个人分类:雅各书|系统分类:10-个人收藏| 祷告, 疾病, 信心

  ——当我们为有病的人祷告时,就是在世上做主耶稣的工。

  雅各书5章14-15 节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我生长在一个医生的家庭。

  我父亲是外科医生,母亲是护士(他们是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军中服役时认识的)。我叔叔是外科医生,我的三个弟弟都是医生。我的堂兄弟中有两个也当医生了。

  在我家族的谱系中,每一个分支都挂着医疗者的名字。我对为病人祈祷的话题特别感兴趣,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医学和祷告可有相交点?两者应该如何互相效力,为病者带来医治呢?

医学和祷告可有相交点?两者应该如何互相效力,为病者带来医治呢?

  每一次祷告会都包括了需要代祷的病者名单。病人可能是癌症患者,也可能是发烧的孩子,或是因车祸受伤的朋友。有的也许是教会成员心脏病发作,也许是长年在慢性疼痛中挣扎的人。我们经常接到这样的请求,来为病人祈祷。这是一个很切身,很现实的话题;不只是理论上的问题而已。

  让我把话说在前面,我们的问题不是:

  神会应允祷告吗?

  因为答案是肯定的。

    • 问题也不是:神会应允为病人所做的祷告吗? 这个答案也是肯定的。
    • 问题也不是:神有时候会以神迹的方式回应祷告吗?这个答案也是肯定的。

  我乐意告诉你,上述的每一条都是真的。

  此外,焦点不在神能做什么。毕竟,我们知道上帝能成就任何祂想做的事。对祂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焦点在教会能做什么。雅各书5章14-15 节告诉我们,一个信圣经是神话语的教会在有人生病的光景中应当怎样回应。我们该为病者做什么?答案很简单,且意义深刻。教会应该为病人祈祷,求神医治他们,叫他们起来。

我们的焦点在教会能做什么:教会应该为病人祈祷,求神医治他们,叫他们起来。

  当我们为有病的人祷告的时候,就是顺服神的指示在做主的工。

  但这引出了几个问题,首先让我们考虑一些基本的事实。

  从这里开始

  福音书记载了基督在地上那段时间所行的41个医病的奇迹。马太福音4章23-24节告诉我们,从加利利和叙利亚患有各种疾病的人被带到耶稣身边,祂一个一个治愈了他们。有的失明,有的失聪,有的被鬼附,有的瘫痪,还有患各种疾病的,都得了医治。任何被带到祂身边的人,耶稣从来没有未能医治的。这意味着主耶稣行医治奇迹的次数必定远远超过福音书里提到的41个案例。

基督徒照顾有病的和垂死的人已有2000 年了。

  当我们进入使徒行传这卷书时,情况有了改变。一些医治的奇迹被记录下来,但不太多。在第3章我们读到跛脚的人得医治,在第2章和第5章里有神迹奇事,第9章记载彼得祷告,叫多加从死里复活的奇迹,第20章里说到一个年轻人犹推古从三楼掉下死了,又被保罗救回生命的真实故事。写书的路加医生受人爱戴,但他相对来说较少提及医治的事,因为他更强调福音如何在整个罗马帝国传播开来。

  一份对2000年教会历史的简短调查显示,从一开始,基督徒就相信,看顾牧养病人和垂死的人是我们的事工。耶稣的跟随者们开办了宣教诊所、医院、疗养院、养老院、麻风病院、药房,和医学院。我们努力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洁净的水和食物。从吉大港到加尔米,从首尔到亚松森,基督徒奉耶稣的名祈祷、施舍,多做牺牲,来帮助受苦难的人。

  近年来许多教会再度强调为病人祷告的重要性。但是在有些圈子里对这个题目仍然存着矛盾的心态。有些人看到电视上的某些“医病布道家”过分浮夸的作风,就敬而远之。也可能是,我们怕自己会失败。最重要的是,我们不愿意失去我们宣教的焦点—就是以福音为中心的信息。

神有大能,并且会行神迹来应允我们的祈求。

  上面这些考虑都是很正当合理的。不过,我们若打听一下周围的例子,就会发现一件很明显的事实:神有大能,并且有时会行神迹来应允我们的祈求。在这方面,我们都有故事可讲。我的故事追溯到我在德州加兰市牧养的一个教会。有一天一位名叫利比的妇人问长老们能否用油膏抹,为她祷告,正如雅各书第5章所教导的。从来没有人向我做过这样的请求,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长老们亦毫无这方面的经验,但他们同意我们该这么做。于是我去超市买了一瓶橄榄油,想来那是该做的事。主日早晨敬拜之后,利比和长老们聚集在我的办公室。我读了雅各书5章13-16节,便问利比她要我们为她祈求什么。

  多年前她是最早在德州接受开放式心脏手术的病人之一。显然她的动脉血管状况很糟糕,因为当时医生说它们像粉笔一样,倘若她再开刀,血管就会折断。如今一些测试却显示利比的下腹部出现了阻塞,危及她的生命,所以安排尽快再开刀。

  我问利比她有没有什么需要认罪悔改的事之后,就用手指沾了油,在她前额上画了十字。长老们为她按手,一个接一个,我们恳切为她祷告,求神医治。当我们开始祷告时,某种超出我言语所能描述的景况发生了。在场的人全都察觉到房间里充满着神大能的同在。祷告完毕时,利比满脸笑容,我们明白神在我们祈祷时已经来到我们中间。

  第二天利比做了手术前的检查。礼拜二她打电话来,给了我们惊人的报告。检查的结果显示那个血管堵塞的地方完全通畅了!她的手术因此也被取消。她对我报告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兴高采烈,浑然忘我。神应允我们的祈求,医治了她,这事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多年前我在讲道中提到那个故事。当时贝利博士,达拉斯神学院的院长,问我还有没有别的类似的经历。我的回答是,有几次,但不多,而且没有那么戏剧化的故事。回顾过往的年月,我可以说有不少为某某人祷告的机会我,他们的情况也都有好转。然而也有其他时候我献上了祷告,却没看到任何改进。贝利博士和我同意,大多数的牧师都有类似的经验。偶尔神似乎会单单因着我们的祷告就乐于赐下答案,让人从病痛里解脱出来。可是为什么不是每次都这样呢?答案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晓得神给了清楚的指示,教我们为有病的人祷告。

  澄清了这几个问题,现在让我们进一步來查考雅各书5章14-15节的话。

  过程有四个步骤

  仔细读这段经文,我们发现为病人祷告的过程中包含了4个步骤。

  第一步: 有病的人请教会的长老来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雅各书5章14节)有病的人请教会的长老来——这是过程的开始。“有病”包括任何身体上,精神上,情绪上,或是属灵上的严重问题,已经难以承担了。病的种类很多,当一个信徒受病的纠缠,不堪重负的时候,他应该随时请教会的长老们来帮他。

  谁是教会的“长老”呢?这个称呼必然是指教会属灵的领袖。广义来说,这称呼可以指任何一群对病者有负担的敬虔基督徒。有病的人来不了教会,因此教会要到他那里去。他也可能病重得无法为自己祷告,所以教会来为他祈求。有时病人无法集中精神,思绪不连贯。化疗或其他药物可能消耗了他所有的精神和体力,使他有点迷糊不清。 病痛可能剧烈,连祈祷也可能成为重担。病者可能处于昏迷状态,或是时醒时睡,知觉不明。健康的人藉着为他代祷能带给他很大的帮助。强者背负弱者的担子,这就是一个例子。

他也可能病重得无法为自己祷告。

  一位曾经历过艰难的朋友跟我提到,在那段时期别人为他的代祷有多重要:“没有什么比知道有人在为我们祈祷更能帮助我们了。有了祷告,一切都会迥然不同。为我送饭、帮忙带孩子,或跑腿处理杂事都很有帮助,减轻负担,但没有什么比祈祷更重要的了”。这是我们能为朋友做的最实际的事情。

  为何要请长老来? 第一,因为长老代表教会,他们可以作全会众的代表来。第二,长老最特出的地方就是他们经常以祷告为事。人们请他们来祷告,正因为信实的长老知道怎样与神连接,向神祈求。

  第二步: 长老到病人那里去

  接着第一步之后便是这个步骤。病者在哪里,长老们就去那里。他们一块去,因为人数多,加上团结就是力量。当面实体的祷告更加热切,衷心,和诚挚。他们親自来,让病人更得鼓励,表示“教会没有忘记你”。因为长老以身作则,借此全体会众可以学习如何眷顾他们当中有病的人。

  读雅各书5章14节时,我想象着一个人病得不能坐起来的场景,所以长老们聚集在床周围,举起圣手,俯首为病人祈祷。

  第三步: 长老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雅各书5章14节)。祷告是关键。当长老们来为病人祷告的时候,他们要用油抹他。“抹”这个字实际上就是在他身上涂油的意思,几乎有点像按摩的样子。这里没有提到用什么油,不过我们可以确定那不会是机油。最大的可能是橄榄油,因为在第一世纪那是最普遍使用的。但是精确的油种并不重要。我们有在奈及利亚宣教的朋友,因为儿子生病,而且病情越来越重,便请那里的教会派长老们来为他们的儿子祈祷。长老们和牧师来到他们家里,向传教士要一些油。他们唯一有的油是花生油,所以这就是长老们用的。当天那小男孩就开始好转了。

油代表主的灵

  第四步: 有医治,也有赦免

  如同雅各书5章15节所说的:“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这单纯是前面三个步骤预期的结果:病人得医治,他的罪蒙赦免。雅各用一个不寻常的片语来形容那祈祷。他称之为“出于信心的祈祷”。新约圣经里头这句话没有在别处出现过。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个真诚的祈祷都必须出于信心,否则几乎不能称之为祈祷。当长老们祷告的时候,他们必须带着这样的心态来到神面前,完全信任祂能够,且愿意做工,在每一个情况中成就他们所祈求的。

若是阿斯匹灵有效,是神让它起效用的。

  经文完全没有提起会如何发生医治的效果。也没有要求奇迹式的或是瞬间达成的医治。 我们看见的医治并没有排除采用医疗护理。无论是快是慢,借着奇迹或是医疗,或是两者的某种组合,神都能医治祂的儿女。艾力克.牟特尔博士曾这么说:

  没有所谓‘非属灵的’医治(可以这么说)。若是阿斯匹灵有效,是神让它起效用的;当外科医师将断裂的肢体归位,使它愈合的时候,是主让骨头愈合的。没有一样美善的礼物不是从上头来的! (取自雅各书信息、The Message of James, p. 193)

  第15节经文提示在身体与灵性之间有密切关系。希腊文的条件子句意味着罪的确很可能和病有关。并非所有的疾病都是由某种罪引起的,但有些疾病直接源于我们的罪恶行为和态度。除非我们先面对这些事情,并认罪,祷告求医治是毫无意义的。每当有人请我为病者抹油时,我总是先查询他们的属灵光景。我想知道他们是否意识到有任何罪夹在自己和神之间,阻挡祂的医治能力。有时他们认罪,有时不认罪。可是我们在每种情况下都必须问这问题。倘若我意识到那个病人心里刚硬或灵里叛逆,我也许会拒绝为他抹油,或作医治的祷告,但这样的景况极少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为病人祷告求医治可能违反神的心意,因为有时候神藉着祂的管教在我们生命中做工,乃是要我们在病痛的经历中深切悔改,回转归向祂。

没有对神坦承认过的罪可能会阻挡神医治的大能。

  雅各书5章15节说“出于信心的祈祷,必能救那病人,主必使他起来。”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这似乎太自信了,太教条化了。雅各的话不带任何条件,他说病人将得医治。我们宁愿这节经文说,“出于信心的祈祷,可能救那病人。”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曾为病人祷告过,而他们的病情不但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坏。我记得有一个很亲近的朋友,他深信神会医治他的癌症,来对世人见证祂的大能。直到手术当天,他仍在向每一个他所碰到的人宣告他的信心。许许多多的人也都在神的面前为他倾心代祷。开刀之后两个礼拜,我为他主持了安息礼拜。

  一个正确的视角

  不是每个我们所代祷的人都会在身体上得到实质的医治。处理这个现实有很多种方法,但没有一种能完全让我满意。这里面有一个我无法解释的奥秘。新约圣经中有一些祷告也含带类似的全面式的应许,如果我们拿来与这段经文比较一下,会有帮助。那些话语意在鼓励我们,祷告不受任何限制,在神什么都可能。同时提醒我们,在神没有绝望的事。就算医生们都放弃了,并不表示我们最伟大的医生也放弃了。

积极祈祷!

  那么我们该如何为病人代祷呢?我想到七个方式…

  1. 积极地:“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 路加福音 1:37

  2. 恒切地:“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各书 5:16

  3. 合一地:“所以,你们该彼此劝慰,互相建立,正如你们素常所行的。”帖撒罗尼迦前书 5:11

  4. 坦然地:“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做随时的帮助。”希伯来书 4:16

  5. 再三地:“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马太福音 7:7-8

  6. 感恩地:“从祂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约翰福音 1:16

  7. 顺服地:“愿祢的国降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 6:10

  我们大多数人认为医治是"摆脱疾病"。这就像把生命之钟倒退运行,将人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但在圣经中,医治首先是意味着与上帝建立正确的关系。这个首要的关系接着会触及生命的每一个部分——灵,魂,体。进而将我们带到一个境地,让我们能够从神那里领受新的,大能的祝福。这远远超出了 “请为我的儿子祈祷, 因为他在足球练习中摔断了手臂。”的层面。

  医治不是回复到我们从前的样子,而是迈向神要我们成为的样式,完全不打折扣。想一想这话的涵义。当我祈祷医治的时候,我们就不敢只聚焦在身体上,而忽略了灵命上,情感上,和人际关系上的生命层面。除非我们在生活的每个层面都变得健全完整,我们就没有完全得到医治。

医治不是回复到我们从前的样子,而是迈向神要我们成为的样式。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最终还是和以前一样暴躁,那么身体得痊愈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们仍然贪婪或缺乏耐心,或者依然怀有批判的灵,奇迹在我们身上就被浪费了。 如果我们被神从癌症中拯救出来之后,依然心存怨恨,我们又从中获得了什么?我们需要的医治是双向的,从外到里,又从里到外。

我们信的是一位行神迹的上帝。

  我收到一封电邮,有一位父亲说他的女儿经诊断,发现她患了脑癌。在列出治疗过程后,他感谢朋友们的代祷,然后加上很简单的一句话:“请再接再厉,继续代求——我们信靠那位行神迹的上帝。”在信尾他署名,“泪水满眶,但我相信好事在前头。”

  那是平衡的心态。基督徒在面对身体需要紧急医疗的关头是这么表达的。

  尽可能找到最好的医疗帮助。

  正视现实。

  请你的朋友为你祈祷。

  提醒自己和别人,我们信靠的是一位行奇迹的神。

  然后你要坚信不疑,即便前面那些“好事”可能得等到天堂才实现,而不是在地上。

  事求人:祈祷者

  根据整本圣经的基础来勘察雅各书5章14-15节,下面的两句话似乎绝对正确:

    • 身体的医治不总是神的旨意,否则生病的信徒都不会死。
    • 医治常常都是神的旨意,否则雅各书5章14-15节就不会记载在圣经里。

  有时候我们聚焦在一句话上,就完全排除了另外那一句,但是这两句话都是真实的。我们的问题部分出于两个因素:(1)我们对神愿意医治失去了信心;(2)长老们在这医治过程中所担任的角色。神为有病的信徒做了四种预备:

    • 以信心来彼此关怀的社区和团契——教会
    • 爱我们的家人朋友
    • 医生,护士,医院,和医药
    • 为病人祈祷的敬虔的长老

  最后一项为病人的预备被我们剥夺了。可是圣经里仍有记载。有时我们忽略了最基本的需要,就是祷告。我们会寄卡片,送花,和糖果。我们帮忙看顾小孩,为病人预备饭食,也很勤快跑腿帮忙。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美事,表达了我们的信心。但是我们别忘记病人需要我们的代祷超过其他任何需要。我们必须先从祷告开始,再添加别的事项。我们可以这么说:

长老必须是敬虔的祈祷者。

  所有的基督徒都应当为病人祷告。对长老来说,为病人祷告是教会长老的特殊职责与特权。

  这就告诉我们长老们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敬虔的祈祷者。如果他们平时不是爱祷告的人,那么他们在病人和垂死人的床前也帮不了什么。长老们若要自己的祷告有果效,就必须先有真切的,活泼的信心,随时随刻都可以为人代祷,即使在绝望的景况中也不例外。

  重振一个崇高的事工

  为病人祈祷应该是教会正常事工的一部分。当今我们必须恢复这项崇高的事奉。若是我们愿胆大无惧地信靠主,并顺服祂的话语,也许我们会看见神的能力更大地彰显。同时我们也需要让神当神。祂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我们要铭记几个原则:

不要害怕,你所需要的,尽管向神祈求。

  1. 因为上帝是掌主权的,我们无法事先知道祈祷会有什么结果。因此我们要谦卑代祷,不要做出无法实现的承诺。归根结底,只有神才是神,我们不能当神。在我们为病人代祷时必须看清这个事实。

  2. 既然上帝是万能的,我们应该期望祂有时会用我们无法解释的方式来回应我们的祷告。因此,我们应该大胆地祈祷,请求上帝赐下我们所寻求的医治。我们探访病人,有时候可能面对严重的情况,因而感到惊恐。然而我们若定睛在神的身上,就可以放胆地求祂来医治祂的儿女。

  3. 既然上帝邀请我们来祷告,我们就该热切地为我们所需要的祈祷。雅各书 5章16节下说,“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神留意热切的祷告。在希腊文里头“热切”也可解释为“沸腾”。你可明白什么是“沸腾的”祷告吗?当一个父亲听医生说:“现在我们就要送你女儿进手术室了!”;当他看到医护人员推着轮床离开时,他就会明白什么是“沸腾的祷告。”他会全神专注地祈求上帝,没有任何事会使他分心。一个短短的,发自内心的祷告胜过冗长的,叫人沉睡的祷告。

  4. 因为上帝创造的一切都是好的,我们应该把祈祷和医学都看作是神赐的礼物,在我们生病时带来帮助。上帝不要求我们在祈祷和医学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可以一面祈祷,一面吃药,将荣耀归给神。当你软弱时,寻求主,求祂帮助你。如果祂的帮助以手术或化疗的形式出现,你不要轻看这些。

  5. 因为上帝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我们必须相信,当我们没有得到医治的时候,这是为了我们的益处,也是为了祂的荣耀。这就是罗马书8章28节的教导--“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这个真理有时候显而易见,有时候我们却需要凭信心接受。但不论我们是否完全明白,这仍然是真实的。

  6. 因为罪会阻碍神的医治能力,我们应该先问问病人的属灵状态,然后再为他们祈祷。有怜悯心肠的长老们会有智慧来牧养手中的羊群。我们需要问病人,“你是否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中可能有什么原因导致这场病呢?或是有什么东西妨碍主在你身上医治的能力呢?”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可以先处理这个问题,将它作为整个医治过程的一部分。

  7. 因为神的话是真实的,当我们顺服祂的话语时,就是荣耀祂,不论结果如何。我们所知道的就要顺服,然后将结果交在神的手中。

  目前的医治是部分的,暂时的

  末了还需要加一句话。今生所有的医治都是部分的,暂时的。最终的医治要等耶稣再来,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被复活时才会临到。

  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3-18节:

  “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 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神也必将他们与耶稣一同带来。 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

  有时候我们提到久病之后死去的信徒,说他们在天国已得医治。可是圣经并不是这么说的。那些在基督里死了的,从他们离世的那一霎那起,就在天国里与主同在。

  哥林多后书5章6-8节:

  “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

  他们也永不再痛苦——这是另一个事实。然而完全的医治必须等到基督再来,我们藉着复活,让这必死的身体变成不死的形体时,才会实现。

  哥林多前书15章52-54节:

  “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 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圣经所定义的得救包括在天国里身体也得救赎,不单单是灵魂得救赎。

我们相信全人得救,不单单是灵魂得救。

  此刻我想起一位老友盖瑞•欧森,他1999 年去世。我知道他在天堂,他也不再受痛苦的折磨。我也知道他现今在天堂充满喜乐,完美无比。他处在更好的地方吗?是的。他已完全被医治了吗?没有。只要他的尸骨还留在地上,他就尚未完全得医治。直到我再次见到他,听见他开怀的笑声,感受到他的膀臂围在我肩上,用他那深厚的声音对我说,“雷牧师,你一切好吗?”我的心才会满足。我们心爱的人出现在梦里虽然美好,回忆往事虽然甜蜜,但是没有什么比得上亲眼见到他们复活,那朽坏的身体变成永不朽坏,永不再死的形体更叫你欢喜。

  从这个角度思想,那么身体得医治的问题就进入适当的焦点。神能够医治病人吗?祂能。祂会这么做吗?向来都是的。神会从天上做工来救人脱离病魔的纠缠吗?会的,而且出人意料,祂常这么做。每一次病人得医治,不论看来是大是小,我们都应当欢欣鼓舞。可是让我们记得,在今生得医治的每一个人终久还是会死。死亡仍然统治着地球。

  上帝似乎在对我们说:“我能处置癌症,你就觉得了不起吗?等你看看我在死人身上能做什么!”一切身体的医治都只像是一小额首付款,一笔定金,前面尝到的甜头,保证会有更大的神迹在后头。当我想念已去天堂的故友时,我巴不得说,“主耶稣啊,请祢今天就回来。把坟墓都清空吧,让死人都复活,好让我们开始欢欣庆祝!”

  我们的那部份, 神的那部份

  为什么有些求医治的祷告得应允,有些却没有得应允呢?没有任何答案能完全解释神的目的。但是诗篇115篇3节的话语足以安稳我的心:“我们的上帝高居在天,按自己的旨意行事。”有关寻求医治的祈祷,我可以用一句话说明我的神学观:我们负责祷告,神负责医治——按着祂自己的时间,照祂自己的方式,根据祂的旨意。我们要诚挚地,恒切地,合一地,再三地,顺服地,凭着神所赐给我们的信心来祷告。如果我们做我们的这一份,神必不会不做祂的那一份。

如果我们做我们的这一份,神必不会不做祂的那一份。

  临近这篇信息的结尾,我心中充满喜乐。尽管我俯伏在上帝的面前,明知这位崇高的神,祂一切的作为远远超越我渺小的悟性。藉着祷告,我们有幸能解除弟兄姐妹的负担。 通过祈祷,我们可以成为那些病者得医治的管道。神把我们放在这样的岗位上来使用我们,是多么尊荣!

  让我们放胆来祷告,充满对神的信心,谦卑地,深信当我们为病人和垂死者代祷的时候,神聆听我们,祂眷顾我们,并要在每一个光景中成就最美好的旨意。当我们为有病的人祷告时,就是在世上做主耶稣的工。

  不要害怕,只要坚信下去,还要继续不断地祷告。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ART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